【環球軍事報道】初冬的“北國冰城”哈爾濱寒風凜冽,城北呼蘭區一家不起眼的小旅館——順彩賓館,變成了一座臨時診所,二十餘名日本律師醫生正井然有序地忙碌著。29名中國戰爭受害者是他們的患者。這是中日兩國民間組織聯合開展的第六次救助侵華日軍遺棄化學武器受害者的活動現場。日方是日本律師自發成立的民間組織“中國戰爭受害者賠償請求案件日本律師團”的成員,以及他們請來的日本醫學專家,中方人員來自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侵華日軍731部隊罪證陳列館和哈爾濱當地律協。當前中日關係瀕臨冰點的特殊時刻,這次活動的意義何在?日本右翼勢力日漸囂張之時,日本律師團為什麼還要力排干擾來到中國開展救助?中國的民間組織為什麼要積極與日本律師團聯手行動?帶著這些問題,《環球時報》記者在哈爾濱參與了這次活動。
   一次民間救助
  日本律師南典男帶領他的團隊和中方合作伙伴足足忙碌了5天。
  作為參加此次診療活動的成員之一,全日本民主醫療機關聯合會委員、著名神經內科專家藤井正實參加了自2006年以來的歷次來華救助活動。他告訴記者:“對比兩伊戰爭期間10萬名伊朗硫芥子氣受害者的情況,中國受害者的癥狀遠遠超過他們。”日本京都民醫聯第二中央醫院院長、神內科醫生磯野理認為,日軍遺棄化武造成的後果十分嚴重,除造成皮膚糜爛外,還波及呼吸系統、內臟、神經系統等,至今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這些富有良知的日本律師和醫生表示,將把此次調查報告提交將於2016年在日本舉辦的世界神經內科醫學大會,爭取國際神內著名專家對日軍化武受害者傷害進行認定,以促使日本政府儘快“有個交代”。
  在歷時5天的救助過程中,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向29名受害者分別贈送了慰問金,並與日本律師團就共同發起設立“救助侵華日軍遺棄化學武器受害者和平基金”達成初步協議。該基金將面向中日兩國社會募集資金,用於對受害者進行人道主義救助。日本律師團幹事長南典男表示,他們將在日本廣泛開展募捐活動,讓日本民眾更多地瞭解歷史真相,推動日本政府尊重史實,最終實現謝罪、賠償問題的全面解決。
  10月28日,在731部隊日軍罪證陳列館舉行了救助和調查情況報告會,中日各方人士在會上再次憶及和聲討當年侵華日軍駭人聽聞、喪心病狂地大規模使用化學武器、細菌武器的滔天罪行,強烈譴責當前日本右翼勢力否認、美化侵略歷史的錯誤言行。南典男律師從日本國內請來的共同社、《朝日新聞》社等媒體記者,對此次救助活動和報告會進行了報道,首次將活動聲音傳到了日本。
  艱難的維權歷程
  這是中日兩國民間團體的真誠合作。對正義的堅守、對良知的呼喚、對人權的崇尚把他們聯繫在一起,共同開展這項跨越時空、跨越國界而目標高度一致的活動。
  哈爾濱市平房區新疆大街25號的一座雙層磚木結構建築,是侵華日軍731部隊罪證陳列館。當年這裡是日本駐滿洲731部隊駐扎地,從1933年到1945年,侵華日軍在這裡進行了細菌武器研究,數千名經“特別移送”的中國人,成了罪惡的“人體活體試驗”的犧牲品。1945年8月,日本投降前夕,731部隊提前得到撤退命令,為了掩蓋罪行,他們銷毀設備,炸掉建築,殺死關在特殊監獄里的人體實驗“材料”。同樣出於掩蓋戰爭罪行的目的,侵華日軍在投降前夕將難以計數的化學武器就近掩埋或遺棄。雖然戰爭的硝煙早已散去,而這些“潛伏”在中國的化武惡魔至今仍在危害著中國百姓的生命和健康。目前已在我國十幾個省發現日軍遺棄化武,其中以東北地區最為集中。據初步統計,迄今已有2000多人成為受害者。
  1974年10月20日,黑龍江省航道局紅旗09號清淤船在松花江佳木斯市防洪紀念塔上游200米處清淤,李臣、肖慶武、劉振起、吳建宇等4位船員在清理被堵塞的抽水泵時,從江中吸出的侵華日軍遺棄的芥子氣毒氣彈發生泄漏,4人躲閃不及,肖慶武不幸中毒身亡,其他三人被嚴重傷害。1996年12月9日,李臣、劉振起等聯合其他兩起遺棄化武受害者及家屬,在中日兩國律師幫助下,對日本政府提起索賠訴訟,這是中國受害者首次提起此類訴訟。2003年9月,日本東京地方法院一審判決日本政府向原告13人作出總額約為1.9億日元的賠償,並指責日本政府在處理遺棄在中國的化學武器問題上態度怠慢。然而,2007年3月,日本東京高等法院二審判決卻駁回了中國受害者的訴訟請求。2009年5月,日本最高法院終審判決中國受害者敗訴。
  事實上,日本友華人士自發組成的日本律師團,早在1994年就開始了援助中國化武受害者對日本政府的索賠訴訟。他們在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等中國民間組織的支持、協助下,二十年矢志不渝,剋服了重重困難。律師團是自發組織、自願參與的,沒有辦公場所,沒有專職人員和經費,來中國取證時所有的機票、住宿費,邀請受害者赴日體檢、出庭等費用,都是自掏腰包,還要頂住右翼分子的恐嚇和騷擾。“最開始十幾個人,逐漸案子多了,不斷有律師加入”。南典男告訴記者:“現在律師團約有150人。”
  這些年,日本律師團幫助中國受害者赴日提起數十起有關勞工、慰安婦、南京大屠殺、細菌戰、化學戰等問題的訴訟案,在中日兩國和國際社會產生了很大影響。每起訴訟都從東京地方法院開始,從正式受理到進入事實調查階段,要經過長達數年的法理依據辯論,地方法院作出裁決後交由東京高等法院二審,再到日本最高法院作終審判決。但到目前為止,所有中國化武受害者的訴訟無一例勝訴。如今僅有吉林敦化兩少年訴訟案仍在審理當中,據代理此案的菅本麻衣子律師透露,該案在東京地方法院和高等法院均已敗訴,“希望終審有勝利結果”,但這很可能只是善良的願望。按菅本麻衣子的說法,儘管這些案件證據確鑿,理由充分,但“因為是中國受害者索賠,日本法院不會判勝訴”。
   堅定有力的中國伙伴
  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是一家致力於人權慈善活動的中國社會組織,十多年裡一直與日本律師團、日本長崎縣等友華組織、友華城市保持友好交往和合作關係,開展了一系列中日民間交流活動,並積極推動維護二戰史實、捍衛中國受害者人權的各項行動。
  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負責人對《環球時報》介紹說,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該會與包括日本律師團在內的日本友華團體聯手開展了多項活動。先後資助南京大屠殺的親歷者和幸存者李秀英、夏淑琴依法起訴侵犯其名譽權的日本右翼分子東中野修道、松村俊夫和為他們出書的日本出版社。聲援曾參加過侵華戰爭的日本老兵東史郎到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揭露日軍在華野蠻踐踏人權的暴行,並支持他上訴到國際法庭。美籍華裔女作家張純如用英文寫作了《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一書,揭露日軍製造的南京大屠殺慘案,在歐美國家引起強烈反響,卻引起了日右翼分子的仇視,他們不斷用電話和信件恐嚇張純如,致使她精神崩潰,自殺身亡。2007年2月,基金會向收藏張純如遺稿的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捐贈張純如塑像,昭示中國民間組織的正義立場。2010年,基金會與日本律師團合作成立西松信濃川和平基金管理委員會,負責183名中國被擄往日本勞工的賠償事宜,經過長達數年的艱難尋找和仔細甄別,目前已找到並確認131位勞工遺屬的信息,已有101位勞工遺屬辦理了領取補償金的手續。2011年10月,在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日子里,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又承擔了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和中國社會科學院名義向當年孫中山先生在日本長期開展革命活動的長崎市贈送孫中山和梅屋莊吉夫婦塑像的任務,成為長崎縣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活動的一大亮點,受到長崎縣民眾的高度贊譽。
  今年5月至9月,南典男率領日本律師團成員先後三次造訪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雙方就共同開展救助化武受害者活動進行了認真商談,達成了共識,做了充分細緻的準備工作。南典男向記者表示:“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的有力支持,使本次救助活動取得了空前的成功,由此我們對未來進一步推動救助化武受害者活動充滿信心。”
  必做之事,何謂艱難
  今年5月,當安倍晉三首相坐上宮城縣松島市航空自衛隊基地一架編號“731”的T-4型教練機拍照留念的時候,中日律師團體正在哈爾濱“731”部隊舊地,焦慮等待著遺棄化武受害者訴訟案的審判結果。近年,日本國內右翼不時攻擊恐嚇日本律師團,他們受到了巨大壓力。南典男承認,為中國受害者爭取公正的司法待遇已經越來越難。
  日本是個複雜的多元化國家,在那裡,有頑固堅持錯誤歷史觀、堅持反華仇華的日本右翼政客,但也有像南典男這樣對華友好、對中國受害者充滿悲憫情懷的“日本好人”。二十年來,為幫助中國的戰爭受害者,南典男輾轉中日之間調查、取證、走訪,來過中國近百次,而且全部是自費。面對這位年屆六旬、滿頭白髮的日本友人,我們充滿敬意。
  據南典男介紹,去年以來,中國吉林省檔案館新近發現整理了一批當年侵華日軍士兵留下的“家書”檔案,記載了日軍士兵在中國燒殺搶掠的滔天罪行,可謂“鐵證如山”。有關“家書”檔案的消息通過中國媒體和其他國際媒體曝光後,立即引起國際社會的極大關註,而在日本,被右翼勢力控制的許多日本主流媒體,卻對這一重要事件隻字不提。南典男痛心地說:“右翼動用輿論力量,掩蓋歷史史實,拼命想拉走現在日本的年輕人,但我們有責任讓更多人瞭解這段歷史。”他認為,在當下日本推進真實的歷史教育雖然並不容易,但“必做之事,何畏艱難”!況且,有良知和正義感的日本年輕人並不在少數。南典男還清楚地記得,十多年前,他帶著一個剛加入律師團的法律系畢業的大學生參觀731部隊罪證陳列館,第一次瞭解日軍暴行的這名日本青年非常震驚,因為此前他從來都不知道日軍在中國犯下瞭如此滅絕人性的罪行,身心受到極大觸動的他決定用畢生精力來與日本右翼做堅決的鬥爭,嚮日本社會正確講述這段歷史。南典男堅定地認為,中日友好的未來在青年、在民間。中日兩國人民是推動中日長期睦鄰友好的根本力量。
  哈爾濱聯合救助活動結束後沒幾日,美麗的北京雁棲湖畔舉辦了舉世矚目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會議正式召開的前一兩天,一則中日兩國達成“四點原則共識”的新聞,成為各大媒體關註的要聞。這是中日兩國關係長達兩年多的“冰凍期”以來讓人稍感到有些暖意的消息,給人們帶來“謹慎的樂觀”。但全世界都在觀察日本的政治家們會拿出什麼樣的行動來履行“四點原則共識”,其中當然包括中國遺棄化武的受害者們,他們也在等。至少,他們期待日本的政治家們拿出尊重歷史、尊重人權的起碼的勇氣來。▲【環球時報記者 劉 暢】  (原標題:中日民間救助化武受害者 日右翼曾致女作家自殺)
創作者介紹

wing Corel

ez19ezvu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