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總統約瑟夫·拜登從2日起對日本、中國和韓國進行為期一周的訪問。其間,拜登將和這三個亞洲國家的領導人舉行會晤,就經濟、安全、能源和環保等一系列議題進行磋商。
   分析人士指出,拜登此次訪問亞洲時機微妙,一方面為了彌補美國總統貝拉克·奧巴馬因聯邦政府“關門”而取消亞洲之行的缺憾,重申美國政府重視亞太的戰略;另一方面中國在東海設立防空識別區後,日本政府惱羞成怒,拜登希望借助此次訪問對日本和韓國等盟友進行安撫,同時調解日韓矛盾,鞏固美日韓三國同盟。
   訪日派發“定心丸”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訪日期間,拜登將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舉行會晤,討論貿易、防衛等領域的議題。
   拜登訪日前夕,日本與美國官員就《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TPP)舉行緊急磋商,但是仍然未能就關鍵事項達成一致。日本經濟財政政策擔當大臣甘利明表示,日方在談判中“一釐米也不能再讓”,談判陷入僵局。在拜登結束對日本的訪問後,雙方代表將繼續談判。共同社分析,如果美國與日本無法消除分歧,今年年底前可能難以達成協定。
   在防衛領域,拜登和安倍將討論減輕接納駐日美軍的日本沖繩縣的負擔。日本媒體報道說,日美兩國政府決定明年將部署在沖繩縣美軍普天間基地的15架空中加油機轉往位於山口縣的美軍岩國基地。
   安倍1日表示,他和拜登會面時將討論中國在東海設立防空識別區的問題,日美兩國在這個問題上將“相互加強協調,共同應對”。
   美國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的亞洲問題專家邦尼·格拉澤分析說,為了安撫日本,拜登訪日期間可能會重申《日美安保條約》,給安倍政府吃顆“定心丸”。
   訪華借助“老交情”
   中國是拜登此次亞洲之行的第二站,也是他擔任美國副總統後第二次訪問中國,成為各方關註的焦點。
   美聯社的報道說,拜登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會晤將是兩位“熟人”的重逢。在習近平擔任中國國家副主席期間,他和拜登曾進行過互訪,兩人一起相處過不少時間,相互之間比較熟悉。
   路透社的分析則指出,拜登很善於利用他的親和力和智慧同外國領導人建立良好關係,他自己感覺同中國領導人比較“談得來”。
   曾經擔任拜登國家安全副顧問的朱莉·史密斯說,拜登有自己獨特的交談方式,他會很尊重對方的想法,同時委婉地提出自己的建議。
   美國官員稱,華盛頓希望在地區安全、經濟、貿易、氣候變化、朝鮮半島核問題等領域和中國展開對話與合作,“作為兩個大國,美國和中國可以找到方法,在21世紀建立一種不同的關係。”
   美聯社還註意到,拜登此次對中國的訪問正值中國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閉幕不久。中國政府出台了近年來最雄心勃勃的改革計劃。中國的改革新政也是美國政府高度關註的議題之一。
   密集外交“返亞洲”
   訪問韓國期間,拜登將弔唁在朝鮮戰爭中陣亡的美軍士兵墓地,並訪問位於朝韓邊境的非軍事區。此外,拜登還將在韓國的延世大學就美韓關係發表演講。
   美聯社的分析稱,作為美國在東亞地區的兩個重要盟友,日本和韓國關係的緊張冷淡令美國政府感到擔憂。因此,在訪問日、韓期間,拜登可能會設法調解韓國和日本之間的矛盾,以鞏固美日韓三國同盟,確保美國在這一地區利益的最大化。
   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蘇珊·賴斯上個月在華盛頓喬治敦大學發表演講時宣佈奧巴馬定於明年4月“重返亞洲”,訪問日本和韓國,以加強美國與這一地區的聯繫。賴斯同時表示,無論世界上其他地區有多少熱點,美國都將履行並深化對亞洲的承諾。
   在這樣的背景下,拜登此次對東亞三國的訪問被視為美國政府新一輪“亞洲外交戰略”的序幕,克裡和奧巴馬隨後將陸續在這一地區登臺亮相,美國外交在短期內將形成“亞洲熱”。
   馮俊揚 (據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原標題:拜登訪中日韓時機微妙)
創作者介紹

wing Corel

ez19ezvu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